四腳亭砲台下方的舊營舍

 

基隆清法戰爭古砲台巡禮─1
 

                         2004.03.14

 

 

 

綠油油的蕨類

四腳亭砲台

大家觀察著四周環境

下方營舍的草地

廢棄的營舍

紅淡山山頂觀西方稜線

金山媽祖廟旁的武魁榜

金山寺下來路旁的日據房舍屋頂

  這趟清法戰爭古砲台巡禮行程我想參加的每個人都會寫,對於清法戰爭這部分的歷史知識我所識不多,與其他人相較之下,不宜在此班門弄斧(其實連拿斧頭的本錢都沒有),而且小周與法賓應該會多所著墨,所以我這個行程的重點大概都是在紀錄行程及回憶以前的點點滴滴。

  打從認識老婆之後,便常在基隆附近山區行走,由於都是小山,倒也無去鑽研附近的山系,大都是靠著附近耆老的告知來行走這些山頭,這次因為蕭郎、法賓與小周的緣故,才讓我得以完整走完以前常走的這些山稜。

  早上8點,準時到達基隆火車站,已看見蕭郎、小周、雨傘、丹尼爾、紓非已到達,一群人開始等法賓及老恩的到達,等到835分,終於看到這兩人的人影,一群人趕忙去搭公車,我們搭往瑞芳的基隆客運,約20分鐘在深澳坑站牌下車,眼前覺得這裡非常的熟悉,往對面一看,這巷子更眼熟,喔∼想起來了,原來是丈母娘之前曾在這裡買了一間房子,我曾經借放些東西在這裡,進出過幾次,所以眼熟。

  蕭郎帶著我們從深澳坑路172巷巷口進入,這巷子內是透天厝,很幽靜,老婆也覺得住這種地方養老真不錯,走到巷子的最後一間房舍,蕭郎拿起相機拍門牌號碼,紓菲還叫嚷著,喔∼有人在偷拍喔,引起大家一陣狂笑。走到巷口,我拿起相機前去拍電線桿編號(基瑞幹126分),發現這電線桿的編號放顛倒了,這時 雨傘問我是不是在用電桿定位法,我想以前的登山地圖及登山資料大都是標示電桿標號,來作為尋找方向及登山口的依據,所以跟著說是。後來,才知道他們講的是另一種定位法,是先去收集台灣電力公司電桿的分佈位置圖及定位資料,然後再來定位該電桿的 標位,我也想起日前在電視上曾經看過這個節目報導,好像是一個外國人吧,喜歡收集這類資料來定位。至此,才知道自己跟他們想的是不一樣的作法。不過,這倒也想起讓人想起以前在做紀錄時,登山口附近通常沒有門牌號碼可資定位,所以記錄上常會找附近的電線桿來作區別,不過最近幾年來,登山技術進步許多,在登山紀錄上似乎比較少用電桿標示法了,像這次,裡面就有四人帶著GPS,除了我這種復古不化的人會去記錄電線桿編號外,大概已經少有人在用這種土方法了(藍天圖集有些行程偶而會看到)。

  巷尾進來先經過一個菜園的工寮,取右邊路,上去有些小叉路,均取直行,在到山腳下的竹林時,有一個左邊的叉路出現,這裡要取左邊路上去才對,上去1分鐘會看到路條,陡坡約5分鐘後,上到電塔保線路,左邊往瑞芳,右邊往四腳亭埔山及四腳亭砲台。從此開始便一路走在保線路上,走來十分輕鬆。保線路上偶而可以看見瑞芳方向的山系,基隆山則是被雲霧遮住頭頂。還好今天基隆的雨並不大,只能算是霏霏細雨,還用不到穿雨衣的地步,所以還是有些風景可以看看。

  9.42分到達四腳亭砲台,其實這古名應該叫做深澳坑砲台,而且以前是屬於基隆郡轄地,只是基隆市政府沒錢整理,被台北縣捷足先登硬是給他改成四腳亭砲台了。這方面台北縣政府瑞芳鎮公所是比較領先的。在第一處輔助砲台四周看了看地形及方位擺設,由於大砲已經不見,(據法賓解釋,這些砲可能被日本軍接收後拿去別用了)一群人討論著這砲台究竟是防衛外海或內陸,聊的很起勁,各種可能性都已經納入探討,不過我資質駑鈍,還是沒聽出結論來,只知道他們後來乾脆吃起砲台邊的桑樹果實,聽說還不錯吃啦(後記:這次老婆回來有上網查了資料,說這砲台是防衛內陸用的,因此∼我當然贊同老婆的說法)。

  接著一行人轉到主砲台陣地去,這是一個270度的陣地,四周看的更清楚,可以看見八斗子海域,但是離八斗子海邊還有點距離,當時的砲彈能否打到那麼遠的地方還是有點疑問啦。砲台防禦方向我是不知道,可我心中想的是以前在基隆竟然都不知道有這種地方,很適合拍照的,真是相見恨晚啊。

  研究完四腳亭砲台後,往下走去,到下方的營舍去,有片綠油油的草地,風景很漂亮,適合拍婚紗照,還看到有人在玩生存遊戲,地上都是BB彈的彈粒,與景觀有點不太協調。而在舊營舍附近,有一個登山口,寫著往砲台山山頂,大約3分鐘登頂,山上風景被雲霧擋住了一些,如果好天氣來的話,展望應該會很好。 

  接著一群人循著泥土路往下走到天外天墓園,下去的地方剛好是三叉路口的平台,我們下來的對面右側是天外天墓園入口鐵門處(稱為A點,是墓園進出口,平日大門不開的),下來對面左側上去是往墓園上方的柏油路(稱為B點)。我們下來的這邊這泥土路入口旁邊有天外天墓園的石頭標記(稱為C點),而鎮公所設立往四腳亭砲台的大型咖啡色指標則已被人拆下藏在墓園石頭標記的後面,從墓園正面進來是看不到標示的。墓園石頭標記前面是是警衛管理處,B點及C點均有豢養大型惡犬,雖有鐵鍊鎖著,但還是需要小心,不要去戲弄他們。我們往B點墓園上方前進,於車道盡頭,有路標,往左方墓園圍牆後方上去,不一會兒就到月眉山山頂了,以前都以為月眉山是在月眉路旁的長命寺小廟附近,今日才知道原來山頂是在這裡,而非在長命寺附近。月眉山山頂展望不錯,山頂旁是另一個古砲台,但已經荒廢掉了,很可惜,一群人下去看看,只剩一片石壁而已,這邊算是基隆市政府的轄區,可能要請基隆市政府加加油了。兩個砲台相差不到五百公尺,中間插了一個新開闢的私人墓園,兩者際遇卻大不相同。不過,月眉山這個砲台比起後面那個法軍南方砲台還是幸運多了。

  下山後,走出天外天墓園鐵門出口(A點)旁邊有廁所,而且不時傳來陣陣臭味,往遠方一看,原來是天外天垃圾掩埋場發出的臭味,我們沿著柏油路走出去,半路上法賓眼尖,又看見了一顆基石,蕭郎先下去,老恩兄也跟著下去,不小心滑了一跤,他站起來想表示是不小心跌倒的時候,又滑了一跤,這次所表演的雙盜壘非常成功,是本行程非常值回票價的一個賣點。

  續前行,接到一個叉路,往左邊去,繞過廢棄工地的鐵門,便看到對向的山路,那裡是我非常熟悉的長命寺附近的山稜。要到對面去必須先下溪谷再上切,接上到對向的山稜去,於下切溪谷旁還看見一個不可思議的小廟(靈善公),接著往上行,不一會兒功夫便接到剛剛看的對向山稜。

  這時也接近中午時分,紓非已經喊著肚子餓了,大家往前到長命寺去用午餐,長命寺是一間日據時代便已存在的廟宇,還有日人在此題字紀念,旁邊還立了一個西國觀音靈場的石柱。一行人在此用餐聊天後,續接著下午的行程,往紅淡山山頭出發,在月眉路的旁邊有個重車出入的牌子邊就是入口,上去後,是保線路,為石階路,這邊沿路的電塔都在作更新工程,沿路還不時聽到許多不知名的鳥語,還有大冠鷲在上空徘徊著。然後經過一段非常漂亮的灌木林,綠澄澄的樹葉看起來好像是一個個蘋果綠的泡泡球掛在樹上,讓人以為是在卡通漫畫情景中。 

  沿途走在稜線上,越接近紅淡山,早覺會的建築物越多,但都整理的非常不錯。在到紅淡山基石前,休息一下,看看風景,也回憶一下以前的點點滴滴,這路之前常走,但是是跟情人走的,現在情人雖然已經變成老婆了,還是會懷念以前的日子的。人就是這樣,不是咩?年輕望著未來,老了回憶過去。

  到了紅淡山基點,看看四周風景,拍拍照,旁人不知我倆夫妻的心情,只有我們兩人知道這趟我們是來喚起回憶的行程,到這裡時光一下子回到十幾年前的記憶,景色、人物不變,只是歲月變了∼

  往紅淡山西邊的扶輪社瞭望台續行,途中看到一幕很有趣的情景,一個開放式山莊,排著八九張躺椅,每張躺椅都有一隻小狗躺在上面,一副悠閒愜意的狗模樣,真的讓人不禁羨慕萬分。 

  看完風景,蕭郎帶著大家在紅淡山山頂繞了一圈,接著去尋找另一法軍南方砲台遺址,蕭郎帶我們走到廢棄的靜心園門口,看見往古砲台的路就在前方,遠方是一大片的棄土場,很不協調的景色。走上去後,遇到一個十字叉路口,左方往鳥嘴尖(鷹子山)直行往前方墓園道路,左方則接到剛剛來的路徑前方。由於蕭郎已經走過這段,他不建議我們走鳥嘴尖,因此大家決定捨棄這山頭,直接去尋找另一砲台遺跡。

  下到產業道路,往前方一小路上去,有幾個墓園,問了一個正在工作的工人,告訴我們上方就是古砲台遺址,一上去果然沒錯,有一個砲地,但已經被削掉一大半去做墓地了,只剩一個小小的平台,以及下方的一小段石階路供人緬懷了。這樣的情景我覺得不應該去怪任何人,有時歷史就是這樣,沒有對錯,只是不同的人事物組成的變化。

  續往產業道路下走,這段路我當兵時曾經騎車逛過,所以知道他通往興隆路的保齡球館旁(入口的電桿為興隆高分11號),再徒步往暖暖車站前進,與東尼兄會合,共同前往今天最後一站,金山寺旁尋找民兵防禦用的古戰壕,但尋找許久均不見古戰壕的蹤跡,或許老天爺不願他曝光而再遭受另一種摧殘吧∼此時天空也漸漸暗了,又飄起細雨來,暗示著我們應該停止搜尋吧,一行人結束搜尋之旅,往山下去,我們夫妻兩與法賓先行離開,其餘各盟主相約去暖暖小鎮吃飯,結束今日探勘之旅,對我們而言,這是一趟溫馨的回憶之旅。

 

上次更新此站台的日期: 2004年03月31日